首页 >> 益智恒公司

彩票官网软件计划: 第五十六章 剑拔弩张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天才壹秒記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曼青苑明面上是洛阳帮上官龙的场子,实则上官龙另有身份,乃是阴癸派暗中伏下的棋子。

听得王动提及曼青苑,婠婠目光闪了闪,却没有多说什么,只将玲珑曼妙的娇躯贴近过来,柔软又充满弹性的酥胸紧贴王动臂膀,一只玉手亦穿过他的臂弯,亲密无间的挽着。 对于婠婠这种发福利的行为,王动当然不会拒绝,婠婠巧笑嫣然,嘴里哼着不知名调子的曲子,声音柔媚清脆,虽然音调不大,但哪怕在这瓢泼大雨下,依旧充满了穿透力。

两人挽臂而行,不分彼此,婠婠像是弱不禁风般紧靠着王动,这一幕若落在外人眼里,八成会认为这是一对情深意浓,片刻也不愿分离的情侣。

然曲有终时,路有尽头,灯火辉煌处,曼青苑已赫然在望。 此刻曼青苑内的气氛极为诡异,歌舞早就撤了下去,丝竹管弦的悠扬之音也不再响起,便是那些伺候迎宾的婢子仆役也是蹑手蹑脚,大气不敢喘一下。 谁能料到宴会的正主儿,“知世郎”王薄就这么死了?一阵紧张得令人窒息的沉默后,突有一把压抑不住的轻笑自顶楼某个厢房内传出,响遍院内角落:“呵!王薄竟然死了?本人今日到此原是为了欣赏尚大家的歌舞表演,没想到竟错失了一场好戏,实在可惜,可惜!”这把声音音阴柔婉转,不男不女,虽然说的是中原汉话,声调却透出怪异。 “唉!师兄你这就错了,我倒不知有何好可惜的?”一把娇笑紧跟着响起,只见那处厢房露台处不知何时多了一位美丽胡女,悬空坐在露台栏杆上,她头戴垂以珠翠的帷帽,身穿宽大罩袍,脱了鞋袜,亮出裙下一对赤足,悠闲的垂在空处,左右摇摆,好不惬意。 她的语气却透出不屑与嘲讽:“那王薄好大的名头,还号称什么天下第一用鞭高手,也不知这天下是否将草原一并算上了?我瞧也不过如此,浪得虚名罢了。 ”那阴柔嗓音哈哈大笑道:“师妹教训得是,中原人贯爱吹牛的毛病,我却是忘记了。 ”即使群雄中不乏对王薄之死幸灾乐祸的人,可当众说出这般“不合时宜”的话,仍教许多人暗地皱眉,何况这对师兄妹一唱一和,更大有藐视中原武林群雄之意。

刹那间,许多人朝那处厢房怒目而视,美丽胡女怡然不惧的对视过去,咯咯娇笑道:“若对我俩说的话有不服者,大可入场拔刀一战。 ”“师妹这个提议大好,王薄既然已死,尚大家想是不愿登台献艺了,不如来几场比斗助兴,也为这寂寞的夜晚增添几分乐趣!”一位外表看来体态单薄,好似染病,面目白皙的公子哥儿推开厢房门,走到露台上,与美丽胡女站在一起,居高临下俯视楼下,显露出从容自信的气派,微笑道:“当然,比武较量,难免损伤,是以生死不论。

”此语一出,绝大多数人犹若冰水淋头,缩回了愤怒目光,眼前这对师兄妹固然狂傲得想让人狠抽板子,但确是有值得狂妄自傲的本钱。 无他,只因他们正是天下三大宗师之一,“武尊”毕玄座下两大亲传弟子,拓跋玉和淳于薇。 没人会认为自毕玄手底教出的会是弱者。 宋阀厢房内,宋师道眉头一皱,清朗的声音透窗而出:“拓跋兄,淳于小姐既对中原武学感兴趣,宋某岂能不奉陪到底,却不知两位谁先下场,又或并肩齐上?”宋师道声音平缓送出,如同潺潺流经的溪水,给人一种平和偏又绵绵不绝的感觉。 见到宋师道出言邀战,包厢内的宋阀众人倒不觉得诧异,宋阀坚持汉统,历来在异族面前维护中原利益,拓跋玉,淳于薇如此蔑视中原武林,宋师道会出头并不奇怪。

拓跋玉目光闪动,凝注在宋阀所在位置,大笑道:“宋兄家学渊源,果然不凡,便由本人来领教宋兄高招吧。

”只是宋师道尚未开口,一把银铃般动听的女声抢先道:“宋兄可否将这一场比斗让给我,我亦对毕玄教出的武功很感兴趣哩!”宋师道讶然道:“独孤小姐也起意了?”独孤阀厢房大开,一名穿着非常考究的黑红相间的武士服,外披红绸罩衣,身材玲珑娇小,玉容生动活泼,给人宜嗔宜喜感觉的少女慵懒走出。

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位独孤阀的天之骄女吸引了过去。 宋师道虽是“天刀”宋缺之子,但因他心态平和,向来不喜争斗,在江湖上出手时机极少,是以他的武功到了什么程度除宋阀核心外,外人根本无法探知,反而比不上独孤凤在年青一代中的威名。 独孤凤起意挑战,除了她本就喜好战斗外,关键原因更在于拓跋玉,淳于薇轻视王薄。 当然她不是为王薄出头,而是若王薄乃浪得虚名,那杀了王薄的王动又有什么了不起?拓跋玉自然不知独孤凤是要为情郎出气,但瞧见少女玉容明媚,灿然夺目,眼前一亮道:“早闻独孤阀明珠乃绝色美女,今日一见,果然不假,若小姐输给了本人,可否答允在我们停留洛阳的这段时间,与我等结伴同游?”淳于薇朝独孤凤打量过去,娇声道:“姐姐的确很漂亮,难怪把我师兄的魂儿都给勾去了,不如你嫁给我师兄如何?”独孤凤唇角溢出一丝冰冷的笑容,正要答话,一把熟悉的声音自曼青苑外遥遥传进:“你师兄马上就要死了,我家凤儿若嫁去,岂不要守活寡?不过你尚有几分姿色,倒可来做本人的丫鬟!”一道说不出何等动听悦耳的女声紧接着道:“端茶递水,宽衣解带的丫鬟,公子已有了婠儿,可不能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,这胡女就算入了门,我看也只能做个倒洗脚水的丫鬟!”一阵喧嚣惊叫声中,有人大叫出“王动”二字,顿时引得满座群雄尽皆神色一变,无数道目光窥探出来,但见一男一女撑着油伞自大门从容走来,在众多武人环绕下,缓缓踏进苑内。

轰!青衣男子掌中油伞突然电射而出,如一柄利剑般,破空数十丈,朝着拓跋玉,淳于薇所在露台穿杀而去。 满园劲风大作,犹若掀起了狂飙飓风。

(未完待续。 )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标签:益智恒公司,高考前脑壳痛,广州恒宝隆